海廢塑膠的過去與未來

海廢塑膠是大環境的困局,也是一個跨國境的問題,但似乎也是一個難解的題目。塑膠,是一個泛稱,我們用簡單的兩個字來企圖涵蓋幾千萬種的聚合物,舉凡我們每天一睜開雙眼,所看到、所觸摸到的,大部分都由塑膠所組成,隨著塑膠產業的發展,製造出仿皮革材質、仿草葉材質、具保暖效果的、具備記憶效果的、光亮的、霧面的、薄如絲的各種不同材質,充斥在我們生活中。

海廢塑膠是大環境的困局,也是一個跨國境的問題,但似乎也是一個難解的題目。塑膠,是一個泛稱,我們用簡單的兩個字來企圖涵蓋幾千萬種的聚合物,舉凡我們每天一睜開雙眼,所看到、所觸摸到的,大部分都由塑膠所組成,隨著塑膠產業的發展,製造出仿皮革材質、仿草葉材質、具保暖效果的、具備記憶效果的、光亮的、霧面的、薄如絲的各種不同材質,充斥在我們生活中。

自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美軍倡議以塑膠取代鋁、黃銅等金屬,衍生出現今常見的聚乙烯、尼龍、丙烯酸、保麗龍等,便開始大量的佔據了我們的生活,塑膠的產量由1940年代極速攀升,到了今日每年高達兩千七百億公斤消耗,且此數據更不斷的攀升中,根據統計,我們每年平均要消耗掉一百三十六公斤的塑膠,這些塑膠製品棄置後便隨著我們的垃圾車運送至焚化爐,亦不小心的滑落至海中,最終回到我們的人體。

13709651_1030181687030695_637213741_o
圖片來源:動手愛台灣 陳信助

打火機

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前,人們習慣使用金屬製的打火機,使用完畢後還需要補充油料,但隨著二次大戰美軍研發出塑膠打火機後,打火機的年產量快速增加,在海邊看到它們的機率也同樣攀升。除了漂打至岸際有礙觀瞻之外,漂浮於海上的塑膠打火機,也相造成另外一個問題。中途島的黑背信天翁是這場塑膠革命的悲慘受害者,成鳥會從海上叼食烏賊或魚卵漿給幼鳥吃,但研究人員自1960年代開始,便發現了成鳥時常誤叼塑膠碎片給幼鳥食用,導致幼鳥的死亡率提高。經過研究調查,一般推估每年將有高達七億兩千五百七十萬公斤的塑膠垃圾淪落至海中。這些塑膠垃圾將不僅造成信天翁、海龜、鯨魚的死亡之外,總有一天也會循著食物鏈進入人體。

圖片來源:NOAA
圖片來源:NOAA

柔珠類產品

幾十年來民生產業蓬勃發展,有些業者發展出柔珠相關產品,但柔珠原料或許因為成本考量,從原本的糖、細沙、植物顆粒等,變成使用塑膠為原料,包含PE(Polyethylene,聚乙烯)、PP(Polypropylene,聚丙烯)、PET(Polyethylene terephthalate,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酯,保特瓶原料)、PMMA(Polymethyl methacrylate,聚酸甲酯,壓克力原料)、Nylon(尼龍)所取代,這些物質並不會隨著時間而分解,顆粒極小又不容易處理,最終也將漂流至大海中,或許民眾認為大海廣大無垠可接萬物,卻不知道這類物質已隨著食物鏈進到人體中。

看守台灣協會與荷蘭Beat the Microbead單位合作,針對台灣地區塑膠微粒商品進行調查(連結網址),希望可以從消費者角度來抵制對環境就不善的產品。在選購商品時,也可以使用app來掃描商品條碼來檢視是否內含塑膠微粒(app下載)

海廢塑膠的更深層危害

廣義的海廢塑膠包含保特瓶、廢棄漁網、塑膠袋、保麗龍等各類塑膠製品,除了造成海洋生物的誤食之外,因為塑膠有不易分解的特性,隨著岸際海浪拍打,使得塑膠逐漸碎片化,其親油性的特質將吸附人類製造出的有害物質POPs(持久性有機污染物,persistent organic pollutants ,簡稱POPs),包含多氯聯苯(PCBs)、DDT(雙對氯苯基三氯乙烷(Dichloro-Diphenyl-Trichloroethane)等,這些都是已經被證實的高危險致癌物。當碎片化的塑膠粒隨著食物鏈一層又一層的進入人體之後,便有可能造成內分泌失調,常見的疾病有不孕症、幼兒學習遲緩、乳癌、前列腺癌等文明病,都將緩慢但深切的影響未來的人們。

海廢塑膠的回收再利用?

只要走一趟海邊,或參與一次淨灘活動,相信你一定會對海邊充斥著塑膠垃圾十分有感,然而海邊塑膠是否可以再次利用,也是各個環境團體極力思索的議題,但就初步訪查台灣數十家回收廠商後得到的資訊,卻十分令人憂心。因為海廢塑膠回收有著三個難題需要被克服:

  1. 塑膠種類過多,分類不易:文章上述有提及,塑膠這名詞由多種聚合物所構成,但具備可回收價值的聚合物卻是少數,如常見寶特瓶為聚乙烯對苯二甲酸酯(Polyethylene Terephthalate,PET)所構成。但經過海水拍打碎片化後,會夾雜各種不同的塑膠聚合物,對於回收場來說,分類便成為首現需要面對的難題。
  2. 依附海洋物質,清除不易:回收都需要經過一道道繁複的製程,才可以將海廢再製成所需的原料、如寶特瓶經過處理後,可以變成寶特瓶紗,再製成衣服。但製作器材對於海水鹽分與其他海中依附生物卻無法處理,因此海水撿回的物品都需要經過一道繁瑣的作業將雜質去除。
  3. 回收不具規模經濟:經過上述兩道步驟之後,已將大部數的海廢剔除,以一條寶特瓶紗產線為例最少需要十公噸的量體才有辦法達到規模經濟,即使每次淨灘的海廢數量驚人(動手愛台灣每次淨灘約可清理1噸重的塑膠垃圾),但實際剔除之後,具備回收價值的塑膠可能只有數百公斤之譜,回收場大都不願意出車運送。
13718057_1030181630364034_2058400445_o
岸際充斥著塑膠垃圾。圖片提供:動手愛台灣 陳信助

雖然面臨了以上三個困境,但世界各國甚至台灣亦有廠商投入塑膠再生的研發工作,包含漁網再生成衣服、廢棄塑膠成為鋪路原料等,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各國研究團隊可以找出一個合適的解決辦法,來處理海廢這惱人的問題。

除了等待,我們可以做什麼

其實在2016年開始,除了綠島龍王雕、蘭嶼大海扇議題、澎湖車渠貝議題之外,海洋保育的議題逐漸受到民眾注視,除了既有時常舉辦的淨灘團體之外,很多機關團也競相舉辦各類淨灘、淨海的活動,雖然現在撿拾的海廢只能通知各地環保署運至焚化爐銷毀,但在從事這類活動的同時,我們已是在把海洋保育的議題傳達給更多人,希望在未來可以孕育出更成熟的果實。

13716230_1254027711276418_6435100299473879568_n
望海巷淨海活動。圖片來源:揪潛水同學會
13731696_1032016846847179_704992148849935760_n
RE-THINK淨灘活動。圖片來源:陳信助

以下推薦幾個淨灘、淨海的團體希望大家可以多多響應喔!!(如有其他團體,也請推薦喔)

參考資料:

 

潛進台灣創辦人
望海巷灣潛水地圖募資計畫發起人
Crowdbidding自己的海洋自己競價發起人
追求一個理想『讓人民重新認識海、進而愛上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Optionally add an image (JPEG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