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停留的迷思

因此免減壓時間(NDL)就是在計算還剩多少時間,體內的氮殘壓就要到達 1.58bar了。一旦超過了就是減壓潛水的程序,必需讓體內的氮殘壓降低至 1.58bar以下才能回到水面,這不在休閒潛水的範圍內。簡單一句,只要是從事免減壓潛水,都可以在任何深度依上升速度的限制直接回到水面,無需任何停留。

潛水員:教練教練!剛才我『安全停留』還沒做完誒,我會不會xxooxxoo…(開始擔心)。

其實,這個問題應該很多初學者都遇過,到底安全停留的概念與必要性為何,應該很多人都一知半解吧。讓我們從哈登減壓理論講起吧。

亨利定律…組織半時間…沃克曼臨界差…天阿,這些講完天已經黑了一半了,要讓你聽懂可能是半年後的事了。可以用簡單一句來總結,人類可以在十米之內潛多久都不用考慮減壓時間!因為人體在水面時可以容許氮氣的過飽和殘壓為1.58 bar,這也是免減壓潛水的(原理)←基礎

當人體在空氣中就已經有了飽合的氮殘壓 0.79bar在體內,這是我們打從娘胎裡就和空氣中的氮氣交換的結果。當下潛的越深我們自調節氣呼吸的氮分壓也提高,因此氮氣進入體內。而且下的越深壓差越大,氮氣進入身體的速度也越快。最後達到當下環境的飽合氮殘壓。

例如: 在水下三十米..只要待的時間夠久,身體最後的氮殘壓為 4×0.79=3.16 bar,當然在此之前,已經突破了 1.58bar的人體水面過飽合限制。

因此免減壓時間(NDL)就是在計算還剩多少時間,體內的氮殘壓就要到達 1.58bar了。一旦超過了就是減壓潛水的程序,必需讓體內的氮殘壓降低至 1.58bar以下才能回到水面,這不在休閒潛水的範圍內。簡單一句,只要是從事免減壓潛水,都可以在任何深度依上升速度的限制直接回到水面,無需任何停留。

安全停留有助於排氮?

這又是另一個迷思,在水下五米,我們的呼吸空氣的氮分壓為 1.5×0.79= 1.185bar,而回到水面,呼吸空氣的氮分壓為 0.79bar,當然是在水面時呼吸才更快排氮。此外如果這潛結束時身體內的氮殘壓值不高,比如在 1bar左右,這多出來的三分鐘反而使體內氮殘壓更上升接近1.185bar。

但安全停留還是有它的好處啦!

重覆潛水&大深度潛水,體內的氮殘壓較高,在五米深稍做停留有助於降低回到水面時的氮殘壓(沒做也是在安全範圍內,回到水面待三分鐘降的更低)。上升過程在五米做停留。調整好浮力和裝備準備回到水面。

結論:

安全停留是非必要性的,有特殊狀況如潛伴遺失或氣源不足等等,這些狀況下安全停留是可以直接省略的。但如果不慎進入了減壓程序(超過免減壓時間限制),減壓停留則是絕對必要的,二者不可混淆。

另外還有常見的錯誤,做完安全停留就直接充氣或快速回到水面。在接近水面的這五公尺內氣體膨脹的變化率是最大的,太快速的上升會因為氣體膨脹的反擠壓造成耳阻塞或反胃。

參考資料:

哈登的關鍵比率:J.S.哈登教授發現人體可以承受一定程度的氮氣過飽和。他認為這個過飽和的水平是一個比率,身體能承受大約2:1的壓力差。根據這個最初的理論,潛水員可以在10米(2bar)處想待多久待多久,體內氮氣完全飽和,返回水面(1bar)時也不會有不良影響。如果潛水員到超過10米深度可能吸收氮氣量在返回水面時會超過2:1的比率,潛水員去的越深,越快到達2:1的比率。

沃克曼的臨界差:多年後, 在哈登的成果基礎上,美國海軍潛水實驗室(NEDU)的羅伯特沃克曼上尉在減壓潛水科學上又邁出了重大一步。他發現2:1大氣壓比率不是哈登實驗中的控制因素。它實際上是體內氮氣溶解比率和水面氮氣比率,這才是重點。哈登的2:1壓力比率修訂成1.58:1氮氣比率。這決定於10米深的環境壓力乘以氮氣在氣體中的分壓。2bar x0.79ppN2=1.58 bar ppN2

沃克曼使用這個新比率來計算水面上任何組織中氮氣的最大量,他稱這個計算出的最大量為“m值”。在進一步的實驗後,他意識到m值在所有深度中都是不一樣的,這個身體中溶解氮氣和當前深度或水面氮氣分壓的實際差別是最重要因素。這個理論,成為臨界差理論,替代哈登的關鍵比率,成為今日使用的多種潛水計劃表和潛水電腦的基礎。

SDI / TDI教練,在揪潛水同學會擔任打雜工。與其抱怨環境黑暗,不如動手點一盞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Optionally add an image (JPEG only)